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床上小姨子
床上小姨子

床上小姨子

我家里有一张很大的双人床,那张床已经有三十来年的历史了,根据我老爸的讲法,那是他跟我老妈结婚时买的床,当年可是用上等木材作的,坚固耐用,不过现在已经有点旧了,前年的时候,我把床垫拿起来,整张床都重新油漆了一遍,把斑驳的旧漆用水砂纸磨去,然后上了两层跟房间颜色搭配的粉红色。对这点我那惜旧爱物的老爸很不以为然,只是他自己花了五六十万搞了一张说是清朝制品的樟木古董床,说什么睡在上面好像回到古代的感觉,却坚决反对我换一张新床,这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於是在被我丢掉和上新油漆之间,我老爸只好让我上了粉红色的新油漆。

  呃、粉红色,这不能怪我,我老婆喜欢粉红色,我们的房间整个都是粉红色,粉红色的墙,粉红色的窗帘和粉红色的床。不过那张床虽然经过重新油漆,但毕竟年纪大了,每次我跟我老婆在上面做爱的时候,都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不过我还挺喜欢那个声音的,因为感觉起来,好像我很勇猛一样,让我格外有劲。

  有时候住我楼下的老爸也会抱怨,「你娘咧,你也干小力一点,整晚我都听见那张床在那里叫,你也体谅一下我这孤单老人好不好。」这时候我总是笑说:「我这是继承你的,不用力一点哪里给你生一个金孙来抱。」最后补充一句,「我老二够力还不是你遗传给我的。」讲到这里我们父子就会相视大笑。

  我们住在一栋自己建的三层楼透天洋房里,在我小时后本来是路边一栋旧的平房,后来有了钱,父亲就把平房翻修成三层楼的大洋房,一楼当成车库、厨房和饭厅,二楼给我那独居的父亲住,我和我老婆住三楼,一栋八十来坪的房子只住了三个人当然有些空,一年多前我小姨子考上我们家附近的一所大学,老婆和我商量后,把三楼一间空房给我小姨子住,只是我老婆当时想必不会想到她妹子会跟我搞上床,而且我们还常常把那张有三十年历史的大床搞得嘎吱作响吧,不然她也不会让她妹子跟我们住同一层楼。

  说真的,我老婆和她妹子都长得不错,两姊妹都是高挑纤瘦,也都留着一头长发,我老婆身材比她妹子矮了些,不过呢,这咪咪可比她妹子大,但是奶大就难免比较松,她老妹虽说小了一号,不过那对奶子弹手得很,各有各的好处。此外我小姨子因为年轻些,喜欢跳舞,那水蛇腰摇起来可真是他妈的惊心动魄,好像要把我弟弟扭断一样,虽说我战力超强,屌大耐操,不过有些时候晚上操姊姊,上了一天班,下班回家之后,还得趁老婆还没到家前,赶着操妹妹一顿,同时应付一对姊妹,有时还真是觉得有点受不了。

  你要问我怎么那么好福气,搞到一对漂亮姊妹花,我会跟你讲:「这一切都是天意。」又或者是学食神里的那一句:「这种事,很讲天份的。」其实这事讲起来要怪我老婆,哪一行不好做,要去做什么旅行社,又好强争胜,常常加班晚归或带团出国不在家,她妹妹又没事长那么漂亮,我又不是什么柳下惠,所以搞上她漂亮的小妹也不全然是我的错,甚至可以说是她老妹的错,我只是刚好出现在那个地方,刚好有根硬邦邦的肉棒子而已。

  这事发生在去年夏天,那天天气很热,我跟客户到脱衣卡拉OK应酬到十一点多,喝了点酒,回家开了门,只见沙发上她老妹没事穿了一件薄T恤和短裤,在客厅看电视看到睡着了,我忘了老婆今天出团,一时以为是我老婆躺在那里勾引我呢。何况她那双缩在沙发上白嫩修长的美腿,和薄薄T恤下面没穿胸罩的奶子,我就算认出来她是我小姨子不是我老婆,我想这事也未必不会发生。

  一开始的情形我是记不太清楚了啦,不过据我小姨子说,她当天晚上也是跟朋友出去玩,喝了点酒,回家洗完澡,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去洗,顺便在客厅看电视,没想到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才会穿成那个样子,我刚开始在她身上乱摸的时候她还以为在作春梦,等她醒来的时候,下身已经被我脱光,T恤也被拉高,而乳头正在我的舌尖下弹动着,更糟的是,她的腿已经被我分开,我火热的龟头已经分开她柔密的丛林,顶开她粉红色的嫩肉,正准备冲进她湿润的密穴中。

  我小姨子坚持说她那时候有叫说:「姐夫、不可以。」或类似的话,不过,反正我是没这个记忆啦,谁知道她是不是胡说八道,我的印象里面只有她那双修长的腿紧紧缠住我长期游泳锻炼出来的腰,指甲陷入我的背肌,秀发披散在我的小牛皮沙发上,喊着:「我到了‥‥啊啊‥‥不要了‥‥不要了‥‥你好猛‥‥救命啊‥‥要死了‥‥」我确信当时我已经认出她是我小姨子不是我老婆,因为我老婆在床上的表现,一向是静悄悄,虽然她的双腿也会缠住我的腰,也会紧紧抱住我,密穴的肉壁也会抽慉似的夹住我火热的肉棒,但是她绝对不会如此放肆的狂叫,更不会疯狂的挺动腰身,让她的贲起的阴阜狠命的撞上来。

  虽说我已经认出她不是我老婆,我小姨子当然更清楚这一切绝不是作梦,不过在当时的状况下,我们根本没办法停下来,我承认我从未经历过如此兴奋的做爱,我想我小姨子也是,我把她那双又白又嫩的腿拉到沙发背上,清楚的看见我的大肉棒冒着青筋,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我小姨子红嫩多汁的肉洞,那粉红色的肉片随着我的动作一进一出的,随着我们的动作喷出的白色浓稠状的体液在她柔蜜的体毛上好像开花一样的绽放着。

  小姨子在我的狠命进攻下也叫不出来了,整个小客厅里面只剩下我粗重的喘息声和小姨子哀泣似的娇啼,配合着肌肉碰撞的「啪啪」声和肉棒在多汁肉洞里抽插的「噗滋」声,合奏成男女交欢的狂想曲。

  也不知道让我小姨子高潮了几次之后,我把龟头深深的埋入小姨子火热的子宫中,大量的精液尽情的喷洒在她狂颤不已的子宫壁上,她发出长长的一声娇呼,身体和蜜穴好像不能控制似的抽慉着,紧紧的缠着我,我的肉棒在她的体内也也好像十年没搞过女人一样,一抖一抖的喷出大量的精液。

  在我俩的呼吸逐渐平复下来之后,我大脑里的酒精已经被刚刚那阵热情燃烧殆尽,但我的肉棒却仍然在我小姨子温润紧密的肉洞中,小姨子那充满弹性的年轻乳房也紧紧贴着我的胸肌,她芳香的呼吸更直接喷在我的颈项,我低头想看她,她却把头紧紧的埋在我的身上。

  「舒服吗?」我问她。

  「嗯。」她没有说话,我试图离开她的身体,可是她却紧紧的抱着我。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过我的脑袋却是一片空白,我干了我老婆的妹妹,这是不对的,就算我喝了点酒,这也是不对的,可是、可是‥‥这感觉真他妈的爽,我从十九岁跟当时的女朋友发生第一次关系之后,前前后后连妓女在内也和不少个女人做过,可是就从来没这么爽过,我想我那小老弟大概也是一样的感觉,因为在她的体内,那根闯祸的棒子居然又开始硬了起来。

  我小姨子也立刻发现了这件事,毕竟一根火热的粗硬肉棒和有点软的没精神肉棒是有差的。这回换她试着把我们紧紧相黏的身体分开,她扭了扭身体,可是我紧紧的压住她,没给她走。

  「不要啦。」小姨子低声说着,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你起来啦,不要压着我。」呃、我承认在我刚干完第一炮之后,是有点良心发现啦,可是现在我那根性致勃勃的肉棒,插在我小姨的嫩穴里,清楚的感觉到她阴道的紧实和温暖,在这种情况下,我那点不多的良心早被我一棒打回老家去了,所以我没答腔,反而将她抱得更紧。

  「你欺负我,我会跟我姐讲,你这个烂人,走开‥‥. 」小姨拉高了声音骂着。

  她一边说,一边试图脱离我的压制,纤瘦的身体在我身下使劲扭动着想要翻起身来,一双柔软的小手贴在我的肩膀上想把我推开。只是这却不是什么有效的举动,不只因为我和她力量上的差距,更是因为她贲起的阴阜在这样动作下不停的撞击着我的下体,我火热的龟头在她的花心上不停的搓来撞去,而那对乳房更好似作泰国浴一样揉着我的胸膛。

  显然我小姨也发现这样没有用,她喘着气,停止了挣扎,本来有点冷却的体温,好像又升高了起来。我低头看着她红通通的俏脸,闪着动人泪珠的明亮眼眸,一切都透出满是委屈受气的可怜模样,着实让人心疼不已。妈的她老姐也常搞这套,我就是偏偏拿这招没辄。

  「姐夫、我们不可以这样的。你起来,好不好。」小姨似乎看出我有点心软,改成用求的,那声音之软,语气之恳切,真是让人无法拒绝。

  「这‥‥」我迟疑着,小姨的声音又把我那点狗屎良心给叫了回来。

  「你起来,我不会跟我姐讲,我们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可不可以啦,姐夫。」小姨继续加强她小可怜美少女的哀求电波。我望着她那张恳求的脸,听着她带着鼻音的恳求,不禁更加迟疑了起来。

  「好吧,你不可以跟你老姐讲哦,刚刚我是喝醉了,才会这样,我也不是故意的,谁叫你穿得这么暴露。」我承认我实在无法抵挡这种攻击,何况确实是我不对。

  「好,一言为定,我不会跟我姐说。」小姨说。

  「唔,真的哦。」我又问了一次。实在话,我还真不舍得把那跟棒子从她的身体里抽出来,那感觉实在太舒服,我忍不住又开始动了起来,龟头的伞缘摩擦着她温暖而紧緻的肉壁。

  「真的啦。」小姨点着头,推了推我,「起来啦,你不要一直乱动,哎‥‥不要乱动啦,啊‥‥啊。」我听着小姨发出那种诱人的低吟,这实在忍不住,肉棒一动就根本不想停下来,我现在不做实在是对不起我自己,可是做了又实在是对不起我老婆,可是老婆不在眼前,在眼前的是她漂亮的小妹。於是我一边动,一边对我小姨说,「对不起,小妹,我实在忍不住,你看我现在硬成这样子。」「不行啦‥‥姐夫‥我不能对不起我姐‥哎‥你快起‥‥来‥啊‥」小姨槌着我的肩膀,可是那声音实在不像是拒绝的样子。嗯‥在我精虫冲脑的时候,应该根本听不出来的吧。

  「再一次‥就好,以‥‥以后不会了。」我卖力的把大肉棒往小姨的身体深处送进去,想来是撞得小姨浑身酸软,她甚至把紧夹着的丰满玉腿张开,我的耻骨紮紮实实的撞上她饱满突起的阴阜,龟头狠命的捣着小姨的花心,。

  「啊‥‥姐夫‥你‥啊‥不要啊‥啊‥啊‥不‥不行‥‥好舒服‥‥爽‥爽死了‥‥你停‥‥停一下‥噢‥」小姨在我一阵猛攻之下又开始浪叫起来,我实在不清楚我这才二十岁的小姨怎么这么会叫,跟她老姐完全不同。

  在小姨的浪叫声下、我们激烈的交合,礼教横隔在我俩之间的防线已被我的肉棒捣碎,我们两人都无法阻止肉欲的爆发。

  这次我不像刚刚有点醉意,只顾着猛冲猛撞,眼见小姨子已经放弃了抵抗,也就不再压着她,将她的身体转了个九十度,上身在沙发上,两条腿被我拉高到胸前,她的身体也就整个被对折起来,我把膝盖顶在沙发边缘,让我的腰能顺畅的摆动,而小姨也配合着我变换姿势,在变换姿势的过程中,她用两腿紧紧缠住我的腰,让我的阴茎始终没有滑出,这可不是她老姐能做到的技巧。

  就定位之后,我一面展开深浅交替的动作,一面看着小姨那脓纤合度的小腿,笔直的向下延伸到丰满光滑的大腿,大腿上是白嫩圆俏的美臀,被我折成90度的柔软的纤腰也看不出一丝赘肉,雪白坚挺的乳房上是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我低头看,是她粉红柔嫩,闪烁着淫水光泽的花唇,而在那之间,是我青筋毕露,怒气腾腾的肉棒将她的花唇带进带出的抽动着。

  「怎么样?爽不爽?」我挑逗的问着。

  「好‥好爽‥爽死了。」小姨呻吟着回答。

  「我的肉棒大不大?」我继续问着。

  「大‥大‥」小姨说着。

  「不够‥‥」我不满意的说着,双手扳着椅背,一阵狠命猛撞。

  「啊‥好大‥噢‥‥快‥快‥啊啊‥特、特大号‥‥啊‥给我死‥‥我要死了‥大肉棒插‥插死我了‥啊‥快‥啊‥我死了‥噢噢啊」小姨在这样的攻势下,拉高了声音叫着,没多久就又到了高潮了,肉洞壁一松一紧的吸吮着我的龟头,爽得我全身麻酥酥的。

  「你这骚货‥再淫荡些‥」我咒骂着,不顾她的讨饶,大肉棒轰着小姨的花心,准备将她带上轮番的高潮。

  「人家‥‥噢‥大肉棒‥干‥干死妹妹了‥‥‥我不行了‥呀‥爽‥爽死人了‥死了啦‥呀‥好深‥‥妹妹要坏了‥啊」小姨大声的淫叫着。

  「什‥什么妹妹,是阴户,阴户知道吧。」我说着。

  「是‥噢‥是超‥超级大肉棒‥戳‥‥戳爆‥噢‥我的‥阴‥阴户‥我‥噢噢啊‥」小姨听话的淫叫着,一对秀目似开若闭,脸上如昏如癡,一副茫茫然的样子,眼见是高潮了。

  她这次的高潮似乎更加强烈,她的肉洞收缩的力量更加强大,白皙的俏脸红得好似春天的樱花,整个人疯狂的扭动着,纤纤十指死命的扣住我厚实的肩膀,弄得我只好放下她的腿,紧紧得抱住她,同时停止抽插,龟头深深的顶在她的花心上,尽情的享受她美穴的每一下悸动,光滑的小腿这时也紧紧的缠住我的腰,将她的阴阜贴在我的下体上转磨着,潮湿柔韧阴道夹着我的肉棒,花心一开一合的咬着我的龟头。美得我几乎要射出来,我只好死命的缩着股间的肌肉,硬是把我吹起进攻号的蝌蚪给逼了回去。

  好一会之后,小姨起伏不已的酥胸总算平静了下来,双手在我的背后抚摸着,动作温柔之至,想来刚刚我应该还算干得不错,哪知道突然之间腰眼一痛,这娘们居然用指甲捏住我一小块肉,一扭之下,硬生生把我腰上一小块肉从我身上给扯了下来。

  「靠!」我本来一开口就是国骂,可是看到小姨那张梨花带泪的脸,我只好把这句话给它吞回肚子里,妈的,我就是见不得女人哭。

  「你‥‥你好过分。又‥又来一次‥」小姨这回真的哭了。妈的,女人真诡异,刚刚明明亲哥哥、好老公、大肉棒的叫得跟什么一样,这会又在那边给我玩清纯玉女的死招数。

  「不要哭、是、是我不对,我不好,我该死、都是我妈的好色,看到我漂亮的妹子就什么都忘了‥‥」我伸手甩了自己几个紮实清脆的巴掌,心里偷骂,去你的,来这套,装纯情我不会是不是,,欺负老子没当过幼齿吗?当年怎么骗你姐,我现在就怎么拐你。不过这巴掌打下去,脸上热辣辣好不疼痛,去,真是多年没练习,下手不知轻重。

  也许是我本钱下得够粗,巴掌打得够力,小姨楞了楞,虽然泪珠还是挂在脸上,不过至少停止了抽噎。「你不要这样,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啦。」小姨细声的说,「其实我也有错,我那个‥‥你‥‥人家就没力气了。」小姨说着说着脸红了起来,把头埋在我胸前,把闪着汗珠的雪白颈项露出来。

  我抱着她的双臂紧了紧,她缩了一下,可是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可是我还很有力气咧。」我在她的耳边挑逗着说,持续坚挺着的肉棒又在她体内摇了起来。

  「你好讨厌!」小姨说,声音中已无鼻音。

  「那是好还是不好。」我继续追问。

  「我说不好你又不听。」小姨说,讲完顿了一下,又说:「可不可以不要在沙发,沙发不舒服。」「好,那我们进房间。」我说,正准备起身时,却被小姨抱住。

  「不准出来。」她说,一双长腿又缠了上来。

  「噢,那要怎么弄。」不抽出来,要从客厅移动到房间的床上,这可有点难度。

  「你自己想,想不出来就别弄了。」她眨着眼说,一副她知道答案的样子。

  「啐、这种小事还难不倒我,只怕你配合不了。」我说,将手伸到她的膝弯,「抱紧了!」我说。

  小姨一把就紧紧抱住我的脖子,我缓缓站了起来,刚刚干了好一会,站起来差点腰腿无力,好险我每个礼拜还持续上健身房锻炼,没有丢脸,抬个四十几公斤的女人还可以。於是小姨就挂在我的身上,我俩交合处的淫水缓缓的沿着我的大腿流下。

  「姐夫很壮哦。」小姨把嘴贴在我的耳垂旁说着,然后伸出舌头舔着我的耳垂。

  「去你的。」我没好气的说,「没事吃那么多干嘛,很重耶。」我一面忍着痒,一面缓步走进房间。

  我走到床沿之后,再慢慢将我小姨放在床边,开始挺枪进攻,粗长的阳具抽到头然后整支插入,小姨也使劲挺动着她的纤腰配合着我的抽插,发出阵阵响亮的碰撞声、连那老床也发出嘎吱嘎吱的叫声配合着我俩的动作和呻吟,在这样剧烈的交合下,我全身发热,额头上也冒出汗珠。

  「我‥‥我忍不住了‥你‥‥你快‥快点‥」小姨抱着我的头,呻吟浪叫着,正在强忍着高潮的来临,准备和我同时到达最高点。

  「我‥‥快了‥你忍一下。」我喘息着回答,她的美穴又开始收缩,我卖力的将肉棒在她的阴道中快速抽动,下下尽根,次次猛撞花心。

  「噢‥我‥真的‥啊‥」话没说完,小姨突然一把把我抱住,蜜穴中柔软的肌肉这时却似铁箍似的一下下箍住我的肉棒,子宫颈痉挛似的收缩,火热的阴精大量的喷在我的大龟头上,沖得我金星乱冒,头皮发麻,腿间一阵哆嗦,我努力又插了两下,把又热又涨的大龟头撞进小姨火热的子宫中。

  我和小姨发出同登极乐的大叫,浓稠的精液在我龟头前端爆发出来,无数只蝌蚪撞向小姨的子宫壁上,小姨在我身下不停的抽搐着,蜜穴好像要把我挤乾一样的紧紧吸着我的肉棒,直到我最后一滴精液流出为止。

  我抱着小姨香汗淋漓的身体,我们都疲倦的不想再动了,狂乱后的呼吸喷向彼此的脸上,小姨满足的露出一点浅浅的微笑,我也满足的笑了,在激烈的性交之后同时到达高潮,实在是人生至乐,我们都不愿意就此分开,於是小姨和我就这样相连而眠。

  从那天之后,我小姨就成了我的小老婆,只要我老婆不在,她就直接睡在我房里,好笑的是,我老婆每次带团出国前都还会吩咐她老妹好好看管我。呵‥老婆不在家才是我提早回家的动力呢。

  说到这里,现在是下午四点半,我老婆今天带团去美国,本县县长北上开会,我这个公务员当然就提早下班回家啰,我中午跟小姨子通过电话,她下午没课、我想这会她应该正在家里洗澡喷香水,梳妆打扮之后,等着我回家开干吧。

  【完】